| | | | English| 返回首页 | 员工入口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科研工作 >>科研动态 >> 正文

科研工作

科研动态

无与伦比,超乎想象 --赴日留学一年感想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12-09
字号: + - 14

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间,我有幸获得了上海市教委的高校教师国外访学项目的资助,在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中央医院(NCCH)消化内镜中心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访学研修。此次访学不仅实现了我多年来的梦想,更使我深入浸润和学习了世界最前沿的消化内窥镜诊治技术在下消化道早癌方面的应用。

在来到NCCH开始研修之后,我即得到了来自内窥镜中心主任斎藤豊教授的热情欢迎和热心帮助。由于我留日时间超过半年,同时具有三年以上的临床经验;再加上在国内时我利用休假日已经在语言学校学习日语有两年之久,初步具备了和日本患者沟通交流的语言基础,斋藤教授主动帮我推荐并担任第一责任人,为我申请海外医生在日临时行医执照。终于在2014年的12月24日(平安夜)当天,在经过了漫长的一个多月的等待后,我成功拿到了日本临时行医执照,万分荣幸的成为了NCCH内镜中心历史上第四位申请到该执照的海外医生,同时是首位中国医生。

作为享誉全球的著名消化内窥镜中心,几乎每周都有来自全世界各国的海外医生来该中心进修学习,也使我获得了大量和各国内镜医生交流学习的机会,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道好友。由于语言方面的优势,我可以与日本医生进行比较直接的沟通,同时能够得到更多的第一手信息和资料,加上之前在华东医院内镜中心进修时打下的良好的消化道早癌基础理论和知识,使我的学习更加顺畅和进步更快。这也因此使我逐渐成为了内镜中心里日本医生与海外医生之间沟通的枢纽,在帮助双方沟通和学习的过程中也极大地增强了我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和业务能力,使我的英语、日语口语都得到了较大的进步,获得了所有海外医生以及NCCH海外医生办公室两位负责人的高度肯定。

在获得行医执照后的10个多月的研修过程中,我始终作为手术的第一或第二助手上台跟随斎藤豊教授系统学习早期大肠癌的内镜下精确诊断及ESD(endoscopic submucosal dissection,内镜下粘膜下层剥离术)手术技术。斎藤教授作为日本大肠早癌NBI下新分型--JNET分型的创始人之一,以及内镜下ESD专用手术刀Jet-Bknife的发明者,所以无论在早期大肠癌的诊断还是治疗方面,他都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顶级专家。在不断的跟台学习中,我对于大肠早癌的诊断有了更为细致和精确的把握,斎藤教授也开玩笑说我是中国熟知JNET分型第一人: P,并且在日本TBS电视台来摄制一档名叫"超级医生"的医疗节目时邀请我担任演示手术的第一助手。

作为日本消化内镜诊疗的标杆,每周都有大量来自日本国内各地的病患来到NCCH内镜中心进行诊治,使得每个工作日的手术几乎都是排得满满的,平均每天都有至少二台ESD需要参加。截止到回国前,我担任早期结肠癌ESD手术第一助手共计192台,作为第二助手参与ESD手术共计85台。此外我在斎藤教授的亲自指导下独立完成结肠镜检查86例,胃镜检查23例,完成模型下肠镜插入53例,动物模型下ESD操作6例,独立完成胃部ESD手术3例,上级医生协助下完成大肠ESD手术10例,由此我真正迈入了日本早期大肠癌内镜诊疗标准的大门。

在日研修期间,我不仅被日本医生精湛的技术和扎实的理论知识所震撼,更被他们极高的敬业精神所感动,也让我渐渐明白日本医疗以及"日本制造"为何能够走在世界前列的真正奥秘。NCCH内镜中心的住院医生一般是每天早上七点到医院,然后参加或主持早上的晨会(通常是病例讨论和分析会,半小时至一小时),八点开始查房,八点半回到内镜中心准备接下来即将开始的第一台手术,经常要连续忙完两台ESD手术才短暂休息吃点东西,一般以及是下午二三点左右。(在日本是没有午休的,这让大部分外国医生都很不习惯,我也是花了很久才慢慢适应的)然后又开始下午门诊病人的肠镜检查工作,基本要忙到下午五点半,紧接着六点开始晚上的会议,到七点左右结束。有时还有额外的事情,比如我每次练习肠镜模型,或者安排海外医生一起做动物模型,都会有住院医生留下来陪我们,在练习前后为我们准备、清洗模型和设备,常常会忙到九、十点钟才能结束。每当我惭愧地表示总是麻烦他们,而他们都十分真诚地表示没有关系,这也让我和一些住院医生结下了非常深刻的友谊。

另一方面,日本医院内医护之间、医患之间的相互尊重体现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每天在医院的各个地方总能遇到主动和你点头打招呼的陌生人,无论是医生、护士、职工还是病患,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此外日本医护所表现出极高的职业素养和人文精神也让人印象深刻,NCCH的住院患者只要出了病区身边总是有一个护士全程陪同,护送他去接受检查或治疗,内镜中心的护士也在治疗室内外分为两批,以保证病患无论在何处都能有护理人员及时出现提供帮助和服务。内镜中心的护士每次在和病人解释相关事项的时候几乎都是用跪的,这也让我第一次看到时吃了一惊,我想这种刻意将自己放低的姿态也许是日本医患如此和谐的一个原因和缩影吧。

洋洋洒洒写了上面这些内容,是我在日本访学一年的总结和现在能想到的一些感受,但一定不是我留日一年的全部心得。因为我相信有一些东西或许未必能如此直观地表达出来,却可能已经留在了我的心中,渗入了我的血液,化为了我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在慢慢流淌和弥漫,这些是这一年对我的影响和改变,相信一定是积极和美好的。最后,如果要让我用一句话来总结这一年,我想是"无与伦比,超乎想象"!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 肛肠科冯卓)